出場
  葉泉,1943年生於廣東,師從關山月、黎雄才、沈仲強等,1980年赴法國進行藝術深造4年。被當代畫壇廣泛譽為“當代花王”和“中西繪畫、藝術結合之典範”。1991年獲全澳門書畫大賽冠軍,1993年澳門市政廳舉辦葉泉菊花畫展,並出版大型菊花集;1995年參加中國藝術博覽會,被評為十大優秀畫家之一;1997年國家郵電部首次在全國發行“葉泉國畫集”郵票。葉泉的作品被海外多家美術館及博物館收藏,中國郵電部曾發行他的國畫集帶資郵柬一萬冊,中國文化部藝術司、中國美術家協會主辦的百年中國畫展把他的畫納入其中。
  創作史
  縱浪大化中,不喜亦不懼
  走進位於南華西路的葉泉的湍石山堂畫室,就能看到牆上掛著一塊橫匾,上書陶淵明《形影神贈答詩》中的詩句:“縱浪大化中,不喜亦不懼”。這是1981年葉泉在動身前往巴黎求學前,黎雄才先生送給他的一幅字。葉泉說:“我的老師黎雄才是勉勵我,你生存在這個大天地裡面,無論遇到什麼大風大浪,你都不用畏懼,或者你得到什麼驚喜,也不用開心。”
  葉泉生於廣州河南的南華西地區,祖輩是這裡一帶的大戶人家。不過在1949年以後,經歷過“土改”以後,葉泉的大部分祖業被沒收,家道開始中落。很小的時候葉泉已經開始學習畫畫,只是當時沒有學藝術的風氣,畫畫被視為“玩物喪志”,家人也不支持他。不管如何,作為興趣,葉泉一直堅持學畫。他從小跟從的老師是沈仲強先生。沈仲強先生出身於書香世家,精於繪畫,尤擅長畫菊花,被譽為“沈菊花”。葉泉跟從沈先生學習一直到他1974年逝世為止,他的畫也盡得沈仲強真傳,後來以畫菊花名揚畫壇。
  後來,葉泉遇到了又一位恩師,嶺南畫派的重要代表人物黎雄才先生。“文化大革命”中,黎雄才被扣上了“只專不紅”的帽子,整天賦閑在家。葉泉回憶說:“論條件,我是沒有資格跟黎老學藝的,當時他就住在同福路的福星居,被打倒後整天悶在家裡。我當時就去給老師做‘書童’,掃灰水、砌爐竈、燒煤、修沙發什麼都做,為的就是多接觸他,多學習點東西。那時他完全不會收你學費,大家很容易接近他。他認為我這個傻孩子也挺聽話的,那就教一下畫吧,於是就在黎老師那裡學習,直到1980年才離開廣州去了澳門。”
  “文革”結束後,葉泉希望能到世界其他地方走走,特別是到法國、意大利這些歐洲藝術殿堂去學習。他把這個想法告訴黎雄才以後,黎老說:“那我介紹一個人給你認識吧,你認識他以後就是你的財富。”葉泉翻看著他畫案下的抽屜,拿出一張名片來給記者看,這是一張黎雄才的名片,背面用鋼筆寫著:“無極兄,介紹一位朋友葉泉給你認識,他也是畫家。雄才”。原來,黎雄才要介紹給葉泉的,正是被稱為“西方現代抒情抽象派的代表”的華裔法國畫家趙無極。葉泉表示:“趙無極是近代華人裡面首屈一指的藝術大師,黎老是承認我是他的學生,才會介紹我給他的老朋友趙無極認識。”臨行前,黎雄才送了一幅畫給葉泉,上面畫著一片海和一棵蘆葦,寫著“一帆風順”。
  帶著多年中國畫的底子,又吸收了西洋藝術的技巧,葉泉筆下的花鳥是名副其實的“牆內開花牆外香”,作品在港澳、國外等地備受贊譽。到了現在,他筆下的菊花幽香氣又吹回了國內,其作品展一直備受關註。
  葉泉如今回到了兒時生長的南華西路安居下來,儘管年過七旬,葉泉至今還筆耕不斷,每天7點起床開始畫畫,午休一小時,然後繼續畫到晚上9點。記者走進湍石山堂時,葉泉正在用最傳統的礦物顏料在畫一幅一面牆那麼大的荷花。背後一副他自己多年前寫下的對聯“待足幾時足知足是足,求閑何日閑偷閑便閑”,名與利都不用追逐的時候才是創作的最佳狀態,也許這副對聯就是葉泉如今創作心態的折射。
  專家說
  “作為‘嶺南畫派’的第三代傳人,葉泉的工筆花鳥畫走的是高劍父、高奇峰路 子 ,上 承 居廉、居巢,借鑒日本畫風,對氣氛質感的表現尤其重視。他的藝術所攜帶的信息,更具有這個畫派‘折衷中西,融會古今’的特征,其藝術個性明顯地表現出加以發展和拓進的取向,突破的方向選擇在‘以工寫意’的訴求上面。”
  ———著名美術評論家賈德江
  談藝錄
  工意結合才有趣味
  南都:您的啟蒙老師是人稱“沈菊花”的沈仲強,您年輕時也得過“菊花王子”的雅號,畫了這麼多年菊,它在你心裡面是一種什麼象徵?
  葉泉:菊花一向給人一種清高的感覺,它很隱逸,雖然不像牡丹那麼富貴,卻也不失牡丹那種高貴的氣質。菊花還很高傲,不怕風霜。陶淵明愛菊,就是因為愛菊花的這些性格。
  南都:有評論家認為你的作品是花形“工而有意”,枝葉“意從工出”,更像小寫意的用筆。在工筆與寫意兩種筆法裡面,你是如何作平衡取捨的?
  葉泉:我的畫通常是比較工筆的花頭與寫意的葉子結合。我覺得整張畫如果都用工筆,容易給人造成獃板的感覺。我認為一張畫里既要有輕鬆的一面,也要有很華美的一部分即有大的渲染,這樣才能令畫面的組成變得很豐富。一張畫畫下了無非就是有點有線有面,一個畫面要有線有點有面,就要有大筆觸和小寫意的結合,這樣才不讓人感覺到太悶,沒有變化。
  畫作色彩艷而不俗
  南都:我們常說“淡雅”,我們看您的畫,對色彩的使用毫不吝嗇。您是如何令艷麗的畫面不落俗套的?
  葉泉:畫裡面有富麗堂皇的富貴氣但又不俗氣,即不入俗,這就是所謂“殿堂氣”。舉個例子,你去故宮看一下宮殿的陳設,雖然五彩斑斕,卻予人富麗堂皇的感覺。你再看以前那些疍家船,它也是又紅又黃又綠的,你是不是會覺得它很俗?一樣的顏色,為什麼皇宮殿堂用就會感覺華貴而疍家船用卻變得很俗氣?這個就是所謂的味道、品位的問題。
  顏色與顏色怎麼去搭配就是品位的問題。其實每幅畫都有一個調子的,你是綠調子還是紅調子、黃調子,色與色之間是不撞的,很和諧的,很多近似的顏色。但是近似色裡面突然有幾點對比色。那就漂亮了,就美了。
  要華貴,但是要華而不俗。漂亮起來還要有貴氣,而不是俗氣。這是一種感覺,非筆墨所能形容。譬如評價某人書法“蒼勁有力”,人家再問何為“蒼勁有力”?你就會覺得三言兩語很難把意思完全表達出來。
  好裁縫要會裁絲綢
  南都:現在用礦物顏料作畫的畫家已經不多,您怎麼會鐘愛純礦物顏料呢?
  葉泉:現在的顏料都是化學顏料,色彩很假,容易跑色。我用遵從古法,遠赴礦石的產地,找來石綠、石青、硃砂、赭石等,然後自己研磨成粉末,加入適量的水便成了顏料。用這些顏料跟用一般國畫顏料畫出來的畫,那感覺差太遠了。
  礦物顏料還有一個好處,就是永不變色,千百年都不變色。現在外面的那些顏料,是經不起風雨的,經不起歲月的,但這些顏料就不怕受潮。現在的學生基本上都不知道這些顏料,就算現在的老師,都不知道怎麼使用這樣的顏料了。我現在還收藏了薑思序堂的礦物顏料,非常珍貴。例如青色,就分了頭青、二青、三青和四青,頭青就是“頂上頭青”,寺廟裡面用來塗佛頂頭那種顏色,也叫做“佛頭青”。“佛頭青”是最靚的青色。這些顏料很多時候我都捨不得用,現在市面上都找不到了。
  南都:您使用的礦物顏料既昂貴又難得,為什麼您還要一直堅持使用?
  葉泉:那時候黎雄才老師就跟我說過一句很經典的話,他說“你一定要用真顏色去畫畫,為什麼呢?因為你用真顏色畫畫,畫完之後的畫,才是好畫。但是如果你用的不是這樣的礦物顏料,就相當於一位裁縫師傅,習慣了裁剪土衣麻布,是不懂得裁絲綢的。因為絲綢是很滑的,一剪就會滑手,布就會走位”。所以學習都要用真的東西,你不用真的東西你就不知道怎麼樣,將來有機會給你好的東西用,你都不懂得怎麼用。
  行情及鑒定
  據瞭解,截至2014年10月,葉泉作品在收藏市場上約為30000元/平方尺。葉泉的畫因為使用礦物顏料,不但顏色會顯得特別鮮艷,重量也比用一般國畫顏料畫的畫大。此外,葉泉的落款也很講究,他使用的印泥非常特別,除了加入自己磨成粉末的硃砂外,還要加入金箔,因此其印章穿透力很強,辨識度非常高。
  代表作
  《朝霞》(68×68cm)
  《歸田樂》(68×68cm)
  《凌波微步》(68×68cm)
  《情有獨鐘》(68×68cm)
  《但願此花真富貴》(136×68cm)
  《學舌》(136×68cm)
  AⅡ03-04版
  採寫:南都記者
  馮嘉安
  攝影:南都記者
  高貴彬  (原標題:畫有殿堂氣 才不落俗套)
創作者介紹

魔盜王

tpwyst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